2017年3月3日星期五

惊闻姥罹病

一六年七月初,父亲刚出院不久,二舅带姥姥去医院检查出脑癌晚期;正在单位无所事事的我,突然接到表姐的电话告知此事。
  当时脑海一片混乱,除了震惊,便是为无能为力,只能等待“不远的某日”降临而难过。焦躁地等到下班回家之后,用笔记下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和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