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提前一年的太岁

  16年2月底,台湾旅游回来后开始,将近一年的时间远离网络(除却工作和社交都要用的微信、当作新闻阅读端的微博,以及偶尔在Instagram上发几张照片外),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就是在家里读书观影、喝茶饮酒下厨。
  一年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绝对不短。本以为远离网络的日子会不习惯,然而真正做之后才知道很多事情并没想象中难。在这些日子里,重新感受到网络未普及时的快乐、幸福与充实——我想有很多人都忘记在接触网络之前那些平凡而普通的事情所能带来的感觉了吧?

  在这一年里——准确的说是从15年9月2日开始到16年9月2日之间的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情,尤以负面的为主。之所以强调日期,是因9月2日是我生日(9月4日)的前两天,而所有负面中最不好的事情就是发生在这一天:15年9月2日,因生日当天要上班,朋友为我提前庆祝,结果散局后我和一发小儿打车回家时与3个醉酒发生流血冲突,本人住院一周;而16年9月2日,姥姥在坚持一个月左右的半植物人状态后过世,我生日那天下葬。
  小时候总不相信命运一说,然而年纪越来越大,愈加觉得冥冥中自有天意。想一想,自己都觉得迷信,但事实上很多事情的发生却根本找不到合理的理由解释,尤其是太多太多事情扎了堆儿似的、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
  15年9月2日庆生后与人打架住院一周,头部缝三针;12月初,与很喜欢的女友分手;16年5月初,父亲因酗酒、平时饮食不规律而导致肠胃和血液问题,到医院检查后住一个月消化科,后转到血液科又住一个多月,7月初出院;6月父亲还没出院,奶奶因呼吸不畅和日渐消瘦到行走困难,到医院检查说肺部有空洞,影响呼吸功能,同时因空洞所在的位置影响肠胃对饮食的消化和吸收,因年纪太大(82岁)院方不接受住院,开了各种药物让回家养护;7月父亲刚出院,二舅带姥姥(除多年的支气管炎之外,身体好,吃饭多,从没觉得哪儿难受)去医院准备做白内障手术,术前顺便做了全身体检,结果发现脑癌晚期(脑部两个,肠胃和肾上各一个,共四个瘤),考虑到老人八十多岁且病情严重,建议回家服用药物延续生命至限期,9月2日过世,4日下葬;同样还是7月,法国留学放假回来的弟弟(三叔之子),归家十天左右再去公安局更换身份证的途中遭遇严重车祸,险些丧命,至今仍在家中养伤。
  上面种种大事件接踵而至,至于自己在两个9月之间小伤不断:工作和生活中总是莫名其妙的发现有或深或浅的伤口,那怕刷碗都会奇怪的手上被拉口;而这一切在姥姥过世之后,似乎便不再发生了。
  我真不知如何解释这一切,这些不幸都未免太过巧合——甚至让我怀疑我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不是少写了一年:2017丁酉鸡年才是我本命年啊!
  有人说“人在发生不幸时,习惯推脱于虚无缥缈的命运一说,安慰自己”,可能这是对的吧,我不清楚。我清楚的是,这两个9月之间的一年的确是非常不顺、非常背,或者真应了“命犯太岁”这一说法吧——只是这太岁早来了一年。
  现在已经是丁酉鸡年,正月将过,我不知道这一年——这真正的本命年又会发生些什么,只能说几句吉祥话,祝愿:
  万事如意,健康快乐,鸡年大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