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6日星期三

突闻堂弟遇事故有感


  时值七月中旬,家父仍住院未出,留法求学的堂弟放假归来看望三叔——三叔与原配离婚七八年,堂弟与母生活,后三叔再婚,往来渐少。

  堂弟年界三十,自幼内向,后因父母离异,愈加沉默。虽已而立,然却人事不通,情商低下,最关键的是自认独特,对旁人之建议不屑一顾。
  堂弟探望三叔,现任婶母担心冷场,便邀我参加。席间谈到一些关于父子亲情的话语,对牛弹琴不说,其之观念、意识着实令我气恼。未料时隔两三日,婶母突来电话,告知堂弟过街突遭车祸,伤势严重。
  虽然与堂弟彼此不喜,但毕竟一奶同胞,遂作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