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0日星期六

我想,我是真的苍老了

    18日,一个好哥们儿领证了,昨天打电话,晚上哥儿几个小聚了一下,然后又一个哥们儿说他也领证了;
    今天另一个好哥们儿办事了,中午参加了喜宴,出了个份子。
    朋友们陆续成家,真心为他们高兴,就连酒量都跟着长了上来——昨晚加今天中午,居然喝了7两白酒,居然没醉,居然只是微醺。

    席间,我只是微笑,只是喝酒,只是说着一些轻松的话语,而关于自己的状况却一直没有提及。
    找个女孩子并不难,但找个让自己心仪的,并且愿意与之过一辈子的女孩子,却并不容易。
    曾经经历过的种种,无论是人不风流枉少年的年少轻狂,还是与前任认真踏实的过往,都已过去,不复再来。
    现在的我,对于感情,只是随缘,不再强求。
    我成熟了,甚至说有些苍老了。
    相比以前,没有了那种走在路上发现个顺眼的姑娘便上前搭讪的热情,没有了那种想方设法费尽心机死缠烂打阴魂不散的追女孩子的激情。
    我更愿意的是对某个喜欢的姑娘直切主题,比如:“我觉得你很好,我想跟你过日子,你觉得行么?”,然后姑娘痛快的拒绝或是同意。若同意,便一起过日子——认真踏实,简单平静;若拒绝,便微笑着将话题岔开,之后再也不提,就当从没有这一回事。
    我想,我是真的苍老了——苍老到都不愿去想关于感情的事,连信不信感情都谈不上。